林佑承.

野心不大,你和天下.

【萌络】Smell.

·和 @渡. 的联文.

·w大明星的恋爱日常.

·ooc预警,慎入.

启明星在窗外开始隐藏起若隐若现的星芒,风夹杂着微弱的晨曦穿过云雾,在窗外低声絮语着。戴萌打着瞌睡,瞟了一眼手表无意识地接过助理递过来一份剧本,又伸手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才定定神捻起书页翻开。

紧张的日程本就将休息的时间挤的所剩无几,今天又因为导演临时决定让戴萌急急忙忙地次日到上海开戏,一大早被助理拽起来赶飞机。

半生不熟地嚼着剧本中的台词,蹭蹭自己的眼角仰头三秒钟,又低头瞅了一眼下一句台词,揪着罐装咖啡的拉扣使劲一拽。

抿了一口咖啡,嗅着它微苦的味道,又开始想起徐子轩来了。

昨天在红毯上强打精神,笑着向两边不断闪着的镁光灯微微颔首时,漫无目的的目光突然在一道卷着笑意的目光上打了结,疲倦的神态顿然温柔下不少。

徐子轩放慢脚步在戴萌身边顿了顿,似乎不在意地瞅了她一眼,又微歪着头转过去,手指顺着自己耳边的发,和剧组的人并肩而行。

然后像个小孩一样淘气地眯起眼睛。

她身上清新的阳光味道把戴萌的疲惫卷得无影无踪,逐步温柔下眼角的线条,目光不自觉地跟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地往前移。

说起来两人这几个星期忙得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更不必说见面,而地球两端的时差使聊天界面上问候语的时间也变得稀里古怪。

倒是有点想和自己的恋人好好地说说话。

飞机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助理拍拍大明星的肩膀提醒她拿出口罩,起身将架子上小号的行李箱拖下来。

戴萌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揪出口罩慢吞吞地戴上,把剧本递给助理,拿起咖啡跟着她向舱口挪。

推着行李向出口走时直冒睡意,却仍是显出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笑着扫了一眼周围的摄像机,精神突然就真的打了起来——徐子轩推着行李,从另一边慢慢地走了过来。

“萌萌...!”

徐子轩可以说是一路小跑到戴萌身边,然后同她并肩走出机场的,全然不顾两家粉丝和一些娱乐媒体的镜头。两个人上了不同的车,徐子轩刚坐定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

“你怎么回事,在机场喊我喊的那么亲昵,被拿去炒作怎么办啊。”像是责备的语气后面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毕竟也是许久未见。“想你了嘛...”委委屈屈的音调伴随着鲜少在屏幕前出现的小奶音,是故意卖萌的小可爱鬼了,“让我猜猜...你回来拍新剧对不对。”“是呀,你呢?”

“我回来...在家等你。”

戴萌愣住了,她本以为徐子轩是因为工作才回来的。

“最近没什么工作啦,不重要的都推掉了,听说你要回上海拍戏就也回来了。”听着对面短暂的沉默,徐子轩解释着,“你就当我休假吧,我在家等你回来,要好好拍戏哦,大明星。”

戴萌不知不觉就拍了一周多的戏,因为是主角的关系,所以这一周下来基本没离开过摄影棚多远。戴萌和导演组签的时间不长,摄制组和其他演员便总是和她连夜拍戏。

“导演,那个...能不能让大家休息一下。”戴萌在自己休息的时候找导演商量着,“摄制组也罢,其余演员也罢,甚至您都已经因为熬夜有了黑眼圈了,让我们回去睡个好觉,养养状态吧。”戴萌看着其他人,脸上满是担忧。

“您之前给我的剧本,我肯定要拍完的,时间里拍不完我就无偿拍,先让大家休息吧。”戴萌也知道导演的顾虑,于是毫不犹豫地说了这话。导演便也同意了。

此刻,已是5月19日夜间11点40分。

窗外正下着大雨,时不时还有几声惊雷将躺在双人床上的徐子轩吓醒。她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时间,又继续躺下听着雨声打算入眠了。似乎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徐子轩扭开床头灯,下床查看。

“我回来了。”

她刚推开卧室门就看见戴萌拎着伞站在门口,笑着向她说。

“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雷暴预警,你说过你会怕晚上一个人在家而且外面打雷。”戴萌从浴室拿了块干毛巾擦着自己被雨丝打湿的头发,然后把湿漉漉的外套脱下来扔进洗衣机。

“我请了假,跑着过来的,雨伞有和没有差不太多了。”

徐子轩抱住她,闻见她身上雨水的气味,和总能安抚自己心神的,好闻的味道。自己都已经忘却了约莫四五年前还是小孩子的自己说过的害怕的东西,却被这人牢牢记着。

“感冒了怎么办啊,傻子。”

“这不是,想你了嘛。”

还有个和正文没什么关系的奇怪番外.
点我观看大明星的夜生活.

评论(6)
热度(15)

© 林佑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