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佑承.

野心不大,你和天下.

【甜牛奶】一根树枝.

-伪现实向

-ooc有

当田姝丽的呼吸第9416次打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刘姝贤感觉大事不妙。她用手指掐了下自己...不是在做梦。瞄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间,才五点出头,还能再睡一会儿。

室友温热的鼻息打在自己的脖子上和脸侧,睡着的时候浑然不觉,现在醒过来,总觉得隐隐发烫。或许是害羞吧。刘姝贤睡觉的时候不喜欢穿衣服,田姝丽现在这样紧紧抱着自己,让刘姝贤觉得浑身不对劲。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后背与轻柔的布料摩擦着,腰被人环抱着,田姝丽好像什么动物附着在岩石上啊,刘姝贤这样想。浮现出这个念头的下一秒她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为了缓解尴尬总是想出这样奇奇怪怪的东西。

把床并到一起睡不过是在那个梦之后自己的一时兴起,怎么现在觉得害羞和不对劲的反而是自己呢?刘姝贤轻轻地翻过身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骤然缩短了不止一点。

太近了。刘姝贤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两个人的心跳声听的一清二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的悸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增加着。

「田姝丽,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

老套又直接的开场白。

「你像一根树枝,某些人眼里普普通通的女孩。喜欢是一个给你镀上结晶的过程,你变得独特,变得闪闪发光。和别人都不一样。」

刘姝贤刻意压低声音,不愿意吵醒她。尔后鬼使神差地吻上人唇角,偷偷摸摸的,然后又转回去背对田姝丽。完全没看见田姝丽稍稍颤了颤的睫毛。

你就是萨尔茨堡的结晶盐树枝。

「刘姝贤。」

「我知道的。」

评论(1)
热度(5)

© 林佑承. | Powered by LOFTER